當前位置:首頁 >信用卡資訊 >業界新聞 >信用卡“反催收”調查:惡意投訴銀行,收錢替人“維權”

信用卡“反催收”調查:惡意投訴銀行,收錢替人“維權”

瀏覽:    日期:2019-09-29 11:02

  核心提示:近來,一個面向網貸和信用卡逾期的行業悄然興起,一些個人和機構專門代理此類業務,替網貸和信用卡逾期者協商還款,業內稱之“反催收”。這一現象由于亂象頻出,引起監管部門的注意。

信用卡“反催收”調查:惡意投訴銀行,收錢替人“維權”

網絡上的“反催收”平臺

  “信用卡逾期不用擔心,我們能幫你和銀行協商,分期還款還能免罰息,但得先交10%手續費。”近段時間,一個面向網貸和信用卡逾期的行業悄然興起,一些個人和機構甚至專門代理此類業務,替逾期者協商還款。業內稱之“反催收”。

  這一現象也受到了監管部門注意,銀保監會廣東監管局(簡稱廣東銀保監局)近日發布風險提示稱,有“維權人士”通過微信群、QQ群等進行虛假宣傳,誤導、慫恿消費者向監管部門、銀行投訴,謊稱具備“代理處置信用卡債務”的資格,代理消費者“處置”與銀行的信用卡債務。

  事實上,由于惡意投訴等亂象頻出,這一行業的合法性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年輕的“老賴”

  “反催收”興起,與債務催收行業飛速發展不無關系。

  面對“爆通訊錄”、偽造法院傳票、恐嚇等暴力催收手段,許多網貸和信用卡逾期者在QQ、微信群、百度貼吧等平臺聚集起來,相互傳授“反催收”經驗。

  曾有媒體調查發現,搜索“反催收”,會有數百個相關群,其中幾十個達到人數上限。粗略估算,僅QQ群至少聚集了幾十萬網貸和信用卡逾期者大軍。

  有人摸出“催收”的規律和門道后,“反暴力催收”漸漸變質。

  記者加入多個群聊后看到,除日常交流逾期情況,還有些群聊專門“擼口子”。這是借貸行業一種不合規行為,指的是有人利用銀行信用卡、網貸平臺等能借錢的地方進行借貸,并且拒不還款,故意做“老賴”。

  如果發現哪個平臺可快速下款,有人會快速將“口子”分享,讓成員一起下貸。而群成員“90后”占一半左右,甚至還有“00后”。目前,這些網絡群體已進入到社交平臺的監管視野中。

  近日,記者再次暗訪“反催收”時發現,社交軟件上與“反催收”相關的貼吧和群聊幾乎消失了。但并非真的絕跡,只要以“逾期”“征信修復”“口子”等關鍵詞搜索時,仍能找到大量類似群聊。

  哭笑不得的是,因網貸逾期聚集在一起的成員,有時也會“抱團取暖”。一位網貸逾期者在群里說:“兩天沒吃飯了,誰能借我點錢?”馬上有人回復:“你去吃飯,商家二維碼發給我,我替你付款。”

  在得知點了一碗11塊錢的面之后,后者回復稱:“我付15塊錢,剩余的給你買水。”

  付5000元幫“維權”

  如廣東銀保監局所說,“先投訴再協商”在逾期者之中不是什么秘密,許多個人和組織,正游走在灰色地帶。

  某銀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從去年底到今年初,該行沈陽分行連續接到多個投訴,均是通過監管部門來函,然后委托他人跟進。訴求是希望免息分期還款,疑似“反催收”。

  “投訴、在自媒體渠道發聲、在銀行鬧事,都是常用方式。”該銀行人員說。

  有個新情況是,“反催收”人員也不再“單打獨斗”,而是以商務咨詢、法律咨詢、網絡科技信息等名義成立公司,遼寧、上海、江蘇、廣西等地均有分布。

  “很多反催收人員是催收公司轉行過去的。”北京策略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姜彥杰表示。

  記者以信用卡逾期身份,聯系了多家相關公司。他們均表示,全國業務都能接,但要交未還金額10%當手續費。如信用卡逾期5萬元,就得交5000元才能幫忙“維權”。但很多不保證結果。也就是說,手續費有“打水漂”的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一個暫無明確法律規制的行業,其復雜性遠超想象。很多個人或公司,都將“反催收”“逾期”“征信修復”注冊為網名,以吸引客戶。

  也有一部分公司認為,自己從事的業務不屬于“反催收”。

  記者調查顯示,沈陽晟世兆業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就是通過與銀行打官司完成業務的,其網站宣稱“國內首家專為‘債務人’打官司的公司”。具體方式為:“采用司法訴訟的手段,確認本金(信用卡本金是指實際消費的金額),為客戶減免過高的息費,同時爭取還款時間;或直接與銀行協商形成新的分期計劃,我們爭取做到3-10年的分期。”

  但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看到,該公司涉及大量敗訴和撤訴案,并且持股比例51%的大股東兼高管鄭某元,與中信銀行、光大銀行、廣發銀行等都存在信用卡糾紛。

  2018年12月,鄭某元還因信用卡詐騙罪被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該公司人員卻否認從事“反催收”。當記者詢問其業務范圍時,對方直接掛斷電話。

  還有,1989年出生的阿飛是一家名為“債少少”的債事服務平臺的創始人,該平臺不僅上線了官網,還開通了抖音號、千聊直播等渠道。并在今年3月份,組織了一次“線下學習交流會”。

  他告訴記者,自己因創業失敗欠大量債務后,開始研究互聯網金融領域,并運營“債少少”。

  他認為,類似“擼口子”等惡意逾期的行為,才是“反催收”。而“債務規劃”在一些發達國家已經是一個很成熟的行業,“‘債少少’只是‘債務大數據’公司,主要幫助逾期者制定還款計劃、重新創業,并且對債務大數據分析、整理,希望‘通過產品賺錢’。”

  據他介紹,該公司受理業務的方式是接到委托后,通過律師團隊與銀行協商,“不會用惡意投訴等協商方式”。

  沈陽承運法律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一劉姓負責人也表示,他們是以法律為途徑幫助負債人處理債務糾紛,不會使用違法手段。

  “我們并不屬于反催收,而是債務重組。”劉姓負責人坦言,他們與多家律師事務所有合作,在受理業務之前,會進行風險把控,不接受無力還款或惡意欠款者的業務。

  或涉嫌超范圍經營

  近年來,“暴力催收”和惡意逃廢債等問題早已進入公眾視野,相關部門也出臺了一系列規章制度進行管制。但是,“反催收”的出現仍然帶來了新問題。

  “有些初心不良的‘反催收’和‘征信修復’的行業背后,其實是誠信借貸的負面空間,而相應產生的反催收市場‘藍海’,可以歸結為是信貸市場的邊緣‘暗渠’,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對誠信信貸金融環境的損傷。”姜彥杰表示。

  對于這些反催收公司風險,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方頌告訴民主與法制社記者,目前很多個人以商務咨詢、投資、資產管理等名義成立的不正規“反催收公司”涉嫌超范圍經營,“民事上,可能涉及侵犯名譽,刑事上涉嫌欺詐、敲詐勒索。”

  那么,“反催收”能否作為一個行業存在?

  姜彥杰認為,如果“反催收”不以逃廢債務為目的,而是在誠信基礎上幫助債務人從法務、財務等專業方面積極應對債務糾紛,其還是有一定市場需求和合法業務路徑的。

  但他表示,如果某些反催收或者征信修復公司采用了惡意投訴等非常規手段達到逃廢債目的,情節嚴重的將涉嫌非法經營,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合同詐騙、信用卡詐騙共犯等刑事犯罪。

  方頌的觀點則是,“一行兩會”和地方金融局都有金融消費權益保護機構,面對信用卡和網貸糾紛,消費者可以向其投訴尋求幫助,或咨詢律師起訴,沒必要去成立所謂“反催收”組織。

  他表示,要想杜絕使用非常規手段“反催收”的現象,首先要嚴厲打擊非法放貸、套路貸、校園貸、現金貸等不合法組織和產品;其次是金融主管部門要加強日常監管,切實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第三則是要加強央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公司建設,將金融機構、類金融機構的信息全部納入。“另外,還要加強互聯網法院、智慧法院、網絡仲裁的建設,使得借貸雙方均能尋求法律保護。”

  針對大量惡意“反催收”投訴,姜彥杰認為,相關監管機構應當協同司法、公安、工商等部門積極調研論證,必要時出臺相關專門規范予以規制,切實保護銀行和正規網貸平臺的合法催收,維護良好的誠信信貸金融環境。

1

標簽:信用卡反催收,信用卡催收

分享到:

在線申請信用卡

網友評論

我要評論
 
在線申請信用卡

全國各大銀行信用卡中心

關于卡訊網|友情鏈接|聯系我們|權利聲明

版權所有:卡訊網(www.adrovh.live)粵ICP備13072808號 本站內容,未經許可,均不得轉載。

湖南彩票大赢家论坛